x名校考研辅导咨询


免费咨询电话

用户名: 密码:

2014年北影关于复试的一些指导分析

作者: 来源:启道考研 日期:2015年9月22日 点击:

   三年前,和这里的很多人一样,我也忐忑着呢,北电代表着电影,散发着光晕,在每晚的夜空飘着,光晕的时强时弱,是一种折磨。那还是一个做梦的年代,为很多东西虔诚着,颤抖着,觉得从中可以朝圣,亦可以避难。电影当然只是其一。任何人都不必为昨日的幼稚汗颜,但耽于梦想是可悲的,光晕美好但障目,发光的是自己的眼睛。颤抖可以获得快感,甚至让人觉得超脱尘世,甚至让人“眼射精光”,但它自有其机制,每个颤抖者都有必要自问:我如何理解我所颤抖。具体到电影身上,那就是我如何理解我对电影的爱,我对它何求?更俗的问题是,我如何理解我对电影学院的向往,我对它何求?

 
  真正搞懂自己想要什么,为什么想要,非常不易,搞懂之后去依此坚定生活,简直需要圣人的智慧和武士的勇气。如果你还天真的认为,电影将拯救你无聊平淡的生活,或者如“火星少年”所言,电影将拯救人类,那有一天你会为此羞赧的,除非你可以一直这么愚蠢下去。有一句话酷且正确:电影很无力。我无意侮辱电影,侮辱电影的恰恰是为电影蒙上光晕、将它视为茫茫海底唯一珍珠。电影只能是一种手段,它被人各取所需,你需要的是什么?
 
  经常在这里看到有人扬言,要死磕电影学院,如果你只有这点出息,那先磕你家的墙得了,直到在满眼星光中涅槃。这样的冲动无非来自于强烈的幻想,彷佛这里真的是“梦,开始的地方”。那现在可以透露一点现实状况,我,我从美国学电影回来的朋友,我从法国学电影回来的朋友,如你向往的那样“亲近电影”了,但反而失去了“搞电影”的冲动,能不被电影搞已经很好了。学电影即是学习如何用声画表达,但如果你对电影、对自己都足够认真,就不得不问:表达什么?为什么要表达?非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吗?
 
  贪食光影,却不追寻自由,却不见其他价值,这是遍于此地的病症,电影这个词本身仿佛已成了一种腐朽的代表。这无异于南辕北辙。电影的美丽在电影之外,打开视野,观察这个世界,反思自我,提升思维,拓展感受和想象,比困在电影里要明智和有趣太多,如果电影让人变得虚无虚荣虚弱,若过它只是被用来自媚自利,而不是对人生有真正的裨益,那它只能是“每秒24勺的毒药,或者春药”。
 
  这听上去像是一个失意之人的牢骚,但事实是我必将笑着从这里离开,在这一站我收获满满,前方将“必见辽阔之地”。电影学院,我终于从你身上下来了,在这波澜不惊的一刻之后,我最大的收获在于放弃了对gaochao(竟然只能打拼音才能通过)的可笑的渴望。我摆脱了只是爱电影的衣衫、电影的大床的危险,可以去爱它结结实实的肉体了——有时是以抽她的方式。
 
  序言之后,下面进入复试技术贴部分。
 
  复试:就文学系的来说,无非是聊天,此外还可能有外语测试的环节,具体做法是放一段英语播报的新闻,让你汉语复述下,你有要求再放一遍的权力,除了我这种外语烂成极品的,大部分人都能说上几句。当年我直接歇菜,所有复述就三个字:听不懂。搞的潘老师无奈问我:你英语过了几级?哈,好在我蒙过了四级。
 
  聊天的部分,挺随意的,往往从为什么考电影学院、最近看了什么电影,家是哪里的等问题切入,高手完全有可能控制聊天的进程,引导老师们(一般有5个左右) 的进一步提问。比起表现出自己的艺术品位和思想水平,这里表现出平静、从容、真诚、冷静以及表达能力更为重要。在这一点上,本人做的极差,在老师们面前,那次我是非常“颤抖”的,有点K完夜场后舌头不利索的感觉,还说了些现在觉得有点zhuang bility的话,罪过罪过,好在我的导师张献民慧眼识猪,我才幸免于难。那天的我实在太不可爱了,深为遗憾。
 
  至于复试前的准备,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,看点好电影、好书,关心下这个世界呗,保持一个活跃的思维状态,一个开朗的心态。所谓的专业知识,复试也很难问道的,当然本人复试前看了大量的相关论文和资料,虽然有些价值,但复试时完全没用到。其实,你是什么样的人,短短一个月是改变不了的,所以你要这些天纯玩,我也不觉得不妥。
 
  我是国际电影文化传播方向的,文学系剧作方向的复试,也大同小异,就不再赘述。至于电影学系的复试,听说就比较残忍了,真刀真枪的追问你学术问题(当然其实也是很无聊的),相关同学可要小心了,一定要做到说学术语言却不感到羞和怪。导演系的复试,绕不过“从业经验”,其他问题也都是泛泛而谈,对贵系考察学生的方式,文学系是集体不屑的。至于其他技术专业,没有了解,就略过不表。
 
  最后做个关键提示,如果你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,电影没什么大不了的,电影学院更没什么大不了了,这些考官就像你初识的朋友,那就最好了。反复阅读我上面的抒情议论,有助于达到此效果。
 

  本文由启道考研&盛世清北提供

 
[ 打印本文 ]  [ 返回上级 ]  [ 返回顶部 ]